(二) 同组聚会

2016-08-30

聚会是大师兄的最爱,喝酒聊天是大师兄最喜欢的娱乐。大师兄迅速给全组群发邮件,二老板也在邀请之列。之所以特别提出二老板也参加,是因为他严格来讲已经不是学生了。按照惯例,这种很不正式的聚会都是只有学生参见的。二老板原来是老板的弟子,刚刚留组不久,掌管着老板没时间关心的一切事务。组里的同学们还是延续了惯例,照常称刚留组的二老板为师兄的。也就是说大师兄也是最近刚晋升为大师兄的。大师兄的头衔的的确确原是属于二老板的。大师兄家的聚会中,二老板自己也搞不清楚他是不是应该出现在这场合。虽然大家都继续亲切都叫他师兄,但他总觉得这语气和以前的不一样。

但凡有老板参加的聚会往往都会在附近的一两个定点的饭店里。老板出现意味着饭菜有人买单了,当然这个买单的人就是老板。如果老板的酒喝得舒坦,还有可能批准再加个KTV。这KTV老板是不去的,同学们自然可以玩个痛快。同学们自己组织平常的聚会,当然不可能去饭店,除非有人获奖学金或者发表了论文。大师兄是在外面租房住的,这是读博期间结了婚的人常做的事情,宿舍是不适宜住了。这也给聚会提供了便利场所,每次有人提出聚会,自然都是要先跟大师兄商量。在宿舍聚会一是没有新鲜感,二是别组的好友们走来走去的很分神。大师兄这租的小家虽然拥挤,在同学们眼里却像饭店里的一个单间,也像饭后的KTV包间。

大家聚齐的时候,大师兄麻利地做最后的一道菜并跑前跑后布置好饭桌。最难的事情是凑够能坐的东西。椅子,板凳,小茶几和床沿都用来当座位了。嫂子则早早地招呼大家坐下来,所有人都太熟悉,没人客气。带来地水果早有师姐师妹洗了。

似乎小师妹早已从大师姐那里得来了摸你事件的其相。今天这顿饭反而倒像给她专门准备的谢罪宴。她感激大师兄的大度,但仍旧对那大师兄厚厚的镜片后面的似笑非笑的眼睛有些厌恶。她特意的坐在了大师兄的旁边,这是为了表达对大师兄的歉意,也是为了避免目光的相遇。更何况二老板就坐在窄桌子的对面,与二老板说话更方便些。女生心思的细腻程度远远超出大师兄的想像力。

“哎呦喂,大师兄你先停一下。你先是写个荤段子,后再改成言情小说。你这是闹哪样?”我那些师弟们都急了。对哦,咱们组里还有师弟哦。师弟们聚会的时候在干什么?他们简直就是大师兄和二老板“年轻”那会儿的缩影,大师兄太熟悉,熟悉的不想浪费笔墨。他们有的静静听二老板讲科研经验,也有跟旁边哥们讲了个段子之后吃吃的笑得脸通红。不管怎样,总有个小师弟是不爱聚会的。这个不爱聚会的师弟是经常变换,但不变的就是它肯定酒量不行。其他人都爱跟他干一杯,然后像个三国英雄一样吼一声“好酒”,也或者像个行家那样评价一下“这酒不错(不行)啊”。

这种大老板不在的聚会,总是很热闹。大老板在的时候,讨论的话题哪能像大师兄的回忆这么三俗?说到这,大老板出差快回来了,又一轮的工作回报在向在座的各位兄弟姐妹招手。想想这摸你事件和聚会,也拜大老板给师妹的一封要求准备汇报的邮件所赐。大师兄后来相信,蝴蝶翅膀真的能翻动宇宙。


去评论一下吧!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