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 集中汇报

2016-09-09

现在是夏季末,学校的暑假快要过去了。沉寂了一个夏天的学校即将变得熙熙攘攘。自从本科毕业失去每年一次的漫长暑假,课题组里的兄弟姐妹们便不再觉得自己是学生,可是每天的装扮和饮食习惯却和几年前相差无几。这种角色的转变仅仅是心理上的。私下称导师为老板,恰恰就是这种转变的体现。

老板回来了,真的回来了。在组里经常会听到这样的对话,“老板啥时候回来啊?”“不知道。哎,他这次是去哪?”一个周以前,大家都知道了确切消息,老板要回来了,并且一个大日子也要来了。有些同学心里开始变得沉甸甸的,这种感觉随着这个日子的临近越发强烈起来。这个日子是每年两次的全课题组集中汇报中的一次。这两次汇报并不是研究生教育流程里必有的,却是许多课题组的惯例。夏末的这次汇报比年底那次更加让人紧张。

小师妹是被老板邮件点名提醒要汇报的,她早上七点四十就在会议室里搓着手心坐着。大师兄第二个赶到会议室的,他能看得出来小师妹有特意打扮了,但是看不出也分不出究竟哪里不同了。“这么早啊?”大师兄先打招呼的。小师妹笑一下,“嗯。”会议室里再次寂静。难道是小师妹和大师兄仍旧没有和好?不是的,他们早就没事了。只是现在不是说话聊天的时候,大老板不知道什么时间就会在二老板的陪同下突然出现在门口。

人到齐坐定之后,大老板盯着屏幕说了两个字:“谁先?”所有人都看向小师妹,而小师妹被大家的眼神硬生生的抬到了前面,点开了预先拷进笔记本电脑的PPT。去年的这个时候,小师妹还搞不懂大家说的PPT是个什么东西。小师妹笔直的站在屏幕前,流畅得背诵着提前准备好得解说词。如此的流畅,让大师兄觉得自愧不如。他有时候真的怀疑是不是自己没有好好准备幻灯片。可是,大师兄从小就是嘴比脑子慢的,他说话永远不会这么流畅。所有人都觉得小师妹讲的很成功,尤其态度很端正地认真准备了。这给老板一个感觉,这姑娘聪明勤奋,是个好材料。 小师妹讲完的时候,会议室里有个短暂的寂静。老板看着屏幕说了两个字:“完了?”这“完了”两个字的意思是代表数据太少,还是结果太好带来的意犹未尽?你猜呢?不过这一问,小师妹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她提前猜测了很多可能的问题,唯独没有这个。

和小师妹同级的还有两个师弟。老板给两个师弟的是相同反应体系。一个做的方向是对现有催化材料进行工业放大为目的的反应性能测试,老板指定二老板具体指导。师弟汇报完之后,老板点评到:“产率还是不高~啊!”同样寂静了几秒钟之后,大家知道轮到下一个人了。这个用同样的风格汇报完了,产率明显比小袁的高。老板很开心的说:“哟,不错哦。”从这很像周杰伦的调调明显能感觉出老板对小杨的赏识。“小样儿!”就在这时二老板突然嚷了一句。整个会议室的空气凝固了!大老板第一次转过头来,他的表情还停留在周杰伦的状态没来得及释放。大老板看着二老板,等待着他的解释。二老板张着嘴巴愣愣的看着大老板半晌,突然他似乎明白过来了什么。“小样儿啊~,小剂量啊,他做的是小剂量的实验室反应,不是大样儿啊~”,所有人都看出来他快哭了。整个会议室里哄的发出各种高低频率的爆笑,还有个捶桌子的家伙似乎在尽量使自己不笑出声来。这种实验结果司空见惯,很多化学反应计量放大之后都没有原来实验室小剂量的效果好。事情解释清楚了,老板笑够了之后让小杨下场了。从此之后大家不再叫这个师弟小杨了,改叫“小样儿”了。

组会整整进行了一天,由低年级到高年级挨个汇报。最后只剩大师兄的时候,老板说:“就到这吧。”于是大家开始慢慢站起来,等大老板先出门。大师姐先是怔怔的看着大师兄,在大师兄发现她的眼睛时,她眼睛里先是闪过一丝怜悯,随后迅速将目光甩向大老板。就好像她眼神带着钩子能把大师兄甩到老板跟前。大师兄回头看往身后的墙壁,搞不清这里有什么玄机。


去评论一下吧!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