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师兄想毕业

2016-09-09

大师兄晚上回家之后对嫂子说:“等了一天,不容易轮到我对时候散会了。”嫂子说:“你不是说汇报完了之后趁机跟老板商量毕业答辩的事情吗?”大师兄疲惫的说:“是啊,可是没汇报啊。”嫂子脸都气红了,嗓门高了起来,“不汇报就不商量毕业啦?!”大师兄这才恍然大悟,这恍然大悟使得他有些窝火。大师兄觉得很多事情他都很明白,可事情到自己身上,总是反应太慢。他窝火到不是别的,他是怀疑自己的高智商到底是不是真的。

大师兄第二天早上有些憔悴,他决定今天去找老板说一下毕业的事。大师兄有点不压事,就是认准的事情必要做到,做不到就很纠结,也叫不撞南墙不回头,钻牛角尖,一根筋,说的好听点吧叫执着。大师兄心想,老婆说的没错,不汇报也得毕业吧。如果到年底能毕业,这也算延期了半年。其实,延期半年在周围到博士生中算是“正常”毕业了。惨一点的大哥大姐会延期一年半或者两年吧。每次得到自己还要继续延期的消息,这些人对自己科研前途的怀疑便增加一分,他们内心的挫折感便增加十分。如果统计一下,你会发现延期毕业的博士多数毕业后不再从事科研,甚至有很大比例不再从事本专业相关的工作了。不知道会不会有人研究这个现象啊?大师兄突然想骂自己,都这节骨眼上了还琢磨这些不找边际的事情。

大师兄早上先去了学生办公室,所有人都来的挺早。老板还有一个小时才会到办公室,这是他多年的习惯。大师兄心不在焉的盯着电脑,脑子里却数着时间,他觉得时间过得太慢。大师兄熬了一阵子,实在等不及了,决定先去老板办公室区敲门试试。他刚到门口就听见办公室里爽朗的笑声。这意味着有人捷足先登了!大师兄内心突然变得脆弱起来,他预感到今天事情办不成。预感?大师兄觉得相信预感对这么有科学精神的自己来说是个极大的讽刺。大师兄就在老板办公室门外等着,他希望里面的人快点出来。过了十几分钟,里面的人出来了。那人看见大师兄先是一愣,然后说:“哦,在呢,进去吧!”

门开着,大师兄站在门口轻轻敲了两下门。老板像是原本正在工作被打断一样抬起头说:“哦,进来,坐。”大师兄走到办公桌前面,轻轻坐下。老板显然在思考着什么事情,过了几秒钟,他从思绪中回过神来,问大师兄:“最近怎么样?”大师兄被问的不知道怎么回答,他心想“你这是问我生活还是课题啊?”大师兄和人谈话的时候经常搞不清对方指的是那个方面,他猜老板问的是课题。大师兄说:“课题有点数据,昨天没时间回报了。不知道这几天您还有时间吗?”老板想了想说:“把幻灯片发给我看看就可以了。”

大师兄没心思继续说汇报的事情,他直接就问老板:“嗯,那个,您觉得我年底是不是可以毕业了,到那时就算延期半年了。”“喔,是吗?找到工作了吗?”老板问。大师兄当然还没找到工作,因为还没找啊!他摇摇头说:“还没开始找,正准备发简历呢。”老板说:“你的工作不用担心,我相信你将来肯定有个很好的工作。你现在做的课题啊,是最有希望发Science的。只需要再加强一点点应该差不多就可以了。最近我认真想了一下,还缺几个关键数据。所以你利用这半年的时间把那几个模型做起来,发个Science paper。过完年,你应该就可以写毕业论文准备答辩了吧。”大师兄不知道怎么应对,他发表的论文已经达到学校规定的毕业标准了。这毕业跟Science不Science的关系是什么?老板停顿了一下继续说:“我估计这个工作发表之后,你不投简历都有人来给你工作了。所以不要着急这几个月的时间,我看好你的。你要不喜欢那些,将来我给你直接推荐个地方。”

大师兄晕晕乎乎到出了老板办公室,他知道这次他没谈成。他回到办公室第一件事还是把幻灯片发给老板了,邮件里顺带又请求了一次希望尽早毕业到事情。他也知道这是徒劳。


去评论一下吧!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