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来新人了

2016-09-10

新学期开始了。今年组里又来了三个新组员,都是男的。为什么要指出这个?因为小师妹的title保住了。一般组里最新来的师妹才北称作"小"师妹的。这个小字数专属于最小的那个。另外一个专属的称谓是大师姐。如果今年有女生来,小师妹就自动晋级成师妹了。然后会有个娇滴滴的声音不断在组里喊着她“师姐”。几个月之后,她会发现自己的嗓音有那么一点点粗了。就那么一点点变化,其他人根本都不会察觉,因为其他人都在忙着指导新来的小师妹。所以小师妹是幸运的,她仍旧是小师妹。

三个小师弟的课题都分好了,是老板挨个再他办公室给定的课题。他们三人中有一个的课题方向跟大师兄的非常接近。这让大师兄觉着他毕业有希望了,因为他相信小师弟是被安排接手他课题的。大师兄使不得一夜之间把自己所学都教给这个小师弟。这个小师弟姓范,大家叫他小范。小范似乎对分得的课题并不满意,大师兄是剃头的担子一头热。这也许很正常,大老板并没指定大师兄来教小范。后来大师兄从别人的聊天中了解到了小范这态度的真正原因。组里的课题分三种类型:工业放大型,实验室型,还有模拟的。工业放大型就是前面组会里提到的做“大样儿”的,实验型就是那“小样儿”的,模拟的就是模拟的呗。组里的课题分配是按照研究手段和技能分配的,而不是按照项目要挑战的问题和指标分配的。老板自己把握问题和指标要求,安排每个有不同技能的研究生去做不同的任务。大样儿是技术活,容易学,其次是小样,最后是模拟。但是工作前景上的排名顺序却是最易学的那个最好找活。这是师弟们聊天的时候分析的。大师兄觉得有道理,可是自己进组的时候从没听人这么说过。小范明显对自己分到的课题不满意,他觉得前景暗淡,更觉得不公平。小范的入学考试成绩是三人中最高的,他一直觉得他在选课题这件事有优先权。可事后他发现,课题分配优先级完全与成绩相反。

小范后来放弃了直博的机会,考了别的学校的博士走了。这是后来的事了。大师兄听说,小范去的另外一个组做的课题同样是模拟。不一样的是那个课题组是专门做模拟的组,没有什么大样儿小样儿的,大家都一样儿。 

小范还没走的时候,大师兄还是这么一头热着,小范则继续不温不火着。大师兄把多数精力和心思都放在了培养小范上,希望他早日学成才自己就可以毕业了。每天去学校第一件事就是去看看小范有没有什么问题。如果小范有问题,大师兄就开心的讲啊讲;如果小范没问题,就问问小范的进展,找出问题来开心的讲啊讲。小范有点烦,他觉得很累。二老板对这件事也有点不太舒服,他琢磨着这继任大师兄同学在搞什么呢?大师兄不知道他勤奋的传道授业这件事,对他的毕业大计正在产生着影响。


去评论一下吧!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