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大师姐嫁人了

2016-09-10

大师兄依然早出晚归的往办公室跑。这办公室平时都被大家称作实验室,尽管大师兄的实验室根本没有什么实验仪器。整个圈子里的人都习惯了说去实验室干活去,这做模拟的几个少数人也沿用着这个说法。似乎模拟的人就没有资格拥有给自己每日辛勤劳动的空间命名的权利,比如说叫模拟室;也似乎大师兄就是在电脑上用软件实验着。

大师兄像往日一样坐在他的小格子里,突然发现电脑屏幕里出现了一个人影。他惊恐的回头望,看见小师妹站在身后微笑着。大师兄张着嘴巴愣着,等着小师妹发问。“哎,师兄,知道吗?大师姐要结婚了!”,小师妹很小声的说。小师妹说的小声,但是字字清晰,生怕其他人听见,又生怕大师兄听不清。“哦~”,大师兄淡淡的答着回过头继续看着电脑,随即又突然回过头瞪着小师妹“啊~?”

是的,大师姐要结婚了。事情传出来几天了,组里多数人都知道。大师兄傻了吧唧的天天盯着他那电脑显示器,眼睛不好,耳朵也听不见?不是的,大家都背着大师兄和大师姐议论这事。大家背着大师姐自然是正常的,谁当面议论人?大家为什么背着大师兄?这还用问,谁也不傻!还没有人去恭喜大师姐,因为大师姐还没正式宣布呢。这件事是从后勤办公室那边传来的。

可是,小师妹沉不住气了,她觉得这事应该对大师兄说一下。大师兄“啊”完了之后半晌没回过神来,他以前没听说大师姐有男朋友,怎么突然的就要结婚了?他问小师妹:“真的?”小师妹就回一句:“嗯!”她声音很小,但回答但很坚定。说完之后,她就回到自己座位上了。大师兄抬头张望了一下,大师姐不在。

大师姐来办公室的时候,大师兄不由得站了起来,对着大师姐欲言又止的“哎”了一声。大师姐“有点”喜欢自己,大师兄是知道的。只是这有点是多大一点,他没细想过,但感觉不会太多。大师兄对大师姐结婚这件事的关心程度让他自己也有点吃惊。他只是有点担心,从来没有过男朋友的大师姐身上发生了什么不好的事情。

大师姐被这一声卡在嗓子边的“哎”叫住了,她站在门口眼睛盯着大师兄微微笑了一下,手背朝大师兄招招手的同时轻轻点点头。她这个时候就像一个下班的母亲兜里揣着一个棒棒糖在召唤寄放在他处的三岁儿子。她嘴角的微笑一直停留着,直到大师兄缓缓地跟着她走出了实验楼。

大师兄难得的先说话了:“怎么回事?”这一问似乎是多余的,大师姐说:“找个椅子坐一会吧,实验挺累。”大师兄第一次从大师姐嘴里听到累这个字,她给人的印象一直是内心极其强大的学霸。

他们刚刚在河边的老槐树下坐下,大师姐开始就给大师兄讲述这几天发生的事情。没有什么惊心动魄的故事,就是一次学校领导撮合的相亲,男的是个海归。学校为了稳住科研新秀,常常安排相亲,安排住房,安排配偶工作,安排子女入学入托。平常事一件。这样的相亲意味着大师姐将来很可能会留校工作。大师兄关心的不是这个,他问:“人咋样?你想好了?!”大师姐眼睫毛快速的闪了几下,沉默了。大师兄觉得自己做了该做的的事情,他得提醒大师姐慎重一点。许久许久,大师姐说:“他……很像……你。”他们在老槐树下一直坐到午饭时间,没说再一句话。

两个月以后,大师姐的婚宴上,组里的同学们都喝了很多酒。嫂子在红包里放了两百块,比惯例的一百块多了一张。


去评论一下吧!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