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大师姐毕业了

2016-09-20

大师姐结婚以后,老板对大师姐的态度发生很大的转变。大师姐是个学习成绩超级棒的女生,研究生是保送的。以前大师兄有问题都是问大师姐,没有不会的。大师姐各种公式,定理和计算方法都了然于胸。当年,大师姐,大师兄和现在的二老板都是一级的,他们同时进了老板的组。当时老板还新加入这个科研团队,这三个学生同是他的开门弟子。一下子能招三个开门弟子,对所有新晋老板来说都是天大的幸事。也许从那时起,大老板就注定有个宽广的科研前途。

大师姐是三人中入学成绩最高的,也是全系分数最高的。这样的成绩怎么会选择当时那么年轻的老板做导师?别忘了,这选导师是双向的。大师姐最初选的导师确实是别人,是一个系里有名的老教授。最后大师姐是如何换了导师?今天先不说。

这三个开门弟子分课题的时候,大老板的主要研究方向就是实验研究,就是小样现在干的方向。这是大老板的招牌菜,这个优势绝对不能丢掉的。大老板安排了大师姐来做这个方向,因为他发现大师姐除了学习成绩好之外,还及其稳重不娇气。剩下两个男生成绩差不多,大师兄木讷,二老板活分。大老板安排了木讷的做计算,活分的作开发。这两个做的都不是大老板本行,属于新方向。

今年夏天的时候,二老板按期毕业了。大师兄和大师姐春季听到自己需要延期的时候瞬间凌乱在了撩人的春风中。他们不理解论文发表最差的二老板为什么按期毕业,而他两个达到要求的人要延期?自那以后大师姐“稳重”了起来,做事不急不慢。而大师兄觉得自己干的不够好,晚上加班的时间更长了。如今,不急不慢的大师姐要毕业了,猴急着修成正果的大师兄还是一身毛。大师兄你做了那么多模型,有没有一个能解释这个现象的?

大师姐的论文答辩安排在一个周五的上午。这个时间最适合论文答辩了,周五是大家一周里面心情最放松的日子,答辩委员会的老板没们兴许会更宽容些。周五晚上庆祝新科博士也可以放心喝酒狂欢而不必担心耽误第二天的工作。这个周五天气有些冷,外面风刮得有些紧。按惯例,会有几个师弟在楼门外迎接校外的答辩委成员,免得老板们找会议室找得心烦。这些细节考虑根本不必靠大师姐多操心,这早就成了基本流程。这几个师弟轮换着去门口站岗,遇到答辩委的老板来都格外个恭敬。一般要保持门口有两个师弟,当有客人来时,其中一个领人进会议室,另一个继续站岗以免错过下一个客人。在这冷天里,大家都争先跑腿,这样有机会回楼里暖和一下。

答辩开始之前,大师姐的新婚老公来了,他穿着笔挺的西装,手里捧着意一束鲜花。他的到来使包括大老板在内的所有组内成员有些吃惊。一般来讲,这种论文答辩,还是很少有家属来的。可是“大姐夫”沿用了他在美国留学时候的习惯,家属不但来,而且来得很高调。在美国,爹妈也有来参加的,有的妈妈还亲手做了蛋糕甜点招待来参加答辩的所有人。但是这个也不是绝对的,美国的课题组习惯也都不一样。大姐夫见得多了,习以为常,他选择了他喜欢的方式。大老板稍微迟疑了几秒钟,立刻伸出手跟大姐夫握手。然后,他们各自回到自己该做的位置坐下,答辩就开始了。

包括大师兄在内的组里的人都没有认真听大师姐讲的什么,因为大师姐试讲的时候都听过了。到了这时候,师弟师妹们就是在下面充人数撑场面的。大师兄当时看到大姐夫来了,他在犹豫要不要打招呼。但大姐夫似乎根本不认识大师兄,径直走到后排坐下了。这也不奇怪呀,组里那么多师兄弟,难道要挨个作揖么?三个“老大”,大老板,大姐夫何大师兄第一次为了同一件事坐在一起。令人尴尬的是这次大师兄就是个局外人,因为今天是大老板把大师姐正式移交给大姐夫的日子,与你个大师兄有什么关系。从今开始,大师兄就真的是个大师兄了,同年级的就剩他自己了。师弟们寻思着中午还要不要吃午饭了,晚上那顿大餐一定要尽兴。师妹们惦记着那送给老板的花束上那朵最漂亮的花,老板每次接过之后放一边从不带回家。

总之,有人答辩的日子,是皆大欢喜的。


去评论一下吧!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