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毕业大餐

2016-09-21

有的师弟因为大师姐答辩的事情,上午没有去实验室做实验,下午再开实验又来不及了。所以今天办公室里的人特别多。可是这个下午,组里的所有人反而不像早上答辩会之前那么兴奋和期待晚上的大餐了。大餐还是想吃的,但是另外一种感觉突然出现在脑子里,这就是自己的毕业大计需要考虑了。有这个感觉的人不仅仅只有大师兄,刚刚一年级的三个师弟整个下午都有些沉默,虽然毕业离他们还很遥远。五点多的时候,陆续有人小声的说:“到点了么?可以走了么?”逐渐地有人站起来,三两地聚到一起说话。

大师姐整个下午进进出出的办手续。她终于在五点多的时候也闲下来了,这是并不是因为她办完了,是因为办事的地方都关门了。她放下几张盖过公章都纸,嘘了一口气说到:“走吧~,吃饭去!”于是大家哄的热闹起来了,开始拉自己聊的来的一起往门外走。大师姐拿起电话给大老板说了一下,也跟来了。 大师姐跑了一下午有点累,但脸上还是留着开心的笑容。谁能想象把一生能上的学都上完所带来的站在山顶远眺世界尽头的那这种感觉?这种感觉就只有在拿到博士学位的那一天才能体会到,仅此一次。这时候没人会想,站在山顶看到的那一片坦途是不是真的平坦。

饭店早就定好了的,正常情况下走路十分钟就到了。可是大家根本不着急的样子,走着聊着,推推搡搡。大师兄不在这个队伍里, 因为大师姐特意嘱咐他把嫂子带上,他回家接上老婆再一起过来。原本预计十分钟的路,这一队伍人走了足足二十分钟。到了饭店门口的时候,大姐夫已经站在那里了。看到人来了,他看着大师姐的眼睛,又看看自己腕上的手表,双手一摊。

大师姐对大姐夫笑了一下,没有理会他那美国式的抗议。她一边领着大家往饭店里走,一边喃喃自语似得说了一句“不知道房间怎么样”。大姐夫自然听到了这不大不小得刚刚好的声音,他“噢”了一声快步走到了队伍最前头,径直走向门口的大堂经理。短短两句话之后,大堂经理礼貌的领大家进了一个很大的单间“芙蓉厅”。两张大圆桌上早早放上了下午就送过来的酒水,也有啤酒饮料在冷柜里。年纪小的师弟师妹最先到靠近门口的桌子坐下聊天了,靠里的桌子会有老板,注定感觉不畅快。

大师兄领嫂子来的时候,没有选择的坐在了靠里的桌子,但主位还是留给老板的。这时候这桌只有他夫妻两个和小范,小范眼神游离了一会儿说:“师兄,什么时候能喝你的酒?”这话虽然问的不明不白,但大师兄能理解。“明年!一定的!”大师兄刚回答完,小范就附和道:“是啊,早该到你了。”嫂子看着两个人像个高中生似得谈话笑了笑,什么也没说。她不忍心说实话,但也不想戳痛大师兄,免得他心情不好喝醉酒。

不多时,大师姐和大姐夫把老板们迎接进来了。其实这迎接从实用角度来看是多余的,这地方老板熟悉。一起来的还有另外几个老师,是大师姐读博期间多多少少辅导和帮助过她的教授和职工们。老师们依次坐定之后,留下了大老板左侧的两个座位给新科博士和她的老公。大姐夫很有礼貌的把靠近大老板的椅子往后拉开,让大师姐坐下。等他自己要在大师姐旁边坐下的时候,大师姐突然霸道地手一横,说:“到那边去,跟嫂子换!你们男的喝酒,我跟嫂子一起。”她这夸张的霸道劲儿把大家都逗笑了,留得另外一桌莫名其妙的往这边张望。嫂子也笑着站起来,嘴里说着“好~好~”。这“好”字说得也夸张,她用这“好”字明显不是答应大师姐,而是赞扬她把大姐夫驯服的服服帖帖。大姐夫假装很委屈得将那还没坐到得椅子让给了嫂子,自己则坐在了大师兄旁边。


去评论一下吧!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