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逼宫

2016-09-23

两个服务员在大家排座位的时候早就已经轮流添酒倒茶了。菜是提前就订好了的。大师姐在组里这么多年,该点什么菜还是清楚的。凉菜早早的摆好了,几个瘦高的小伙子正迅速的布热菜。这家店的特点就是能在十分钟之内把所有的菜上齐。还是俗套地那样,大老板端起酒杯说:“来!我们一起祝贺新科博士!”大家一饮而尽,开始边吃边聊。开始自然吃的多,聊的少。大家都和旁边的人小声说着。师姐是第二个端起杯子来说话的,她先感谢了大老板,然后站起来走到另一侧逐个向那些老师们道谢。二老板夹杂在那些老师们的当间,大师姐开玩笑似的问:“也要敬您老人家一杯么?”二老板不知道怎么应对才算得体,哈哈一笑。

大师姐回到座位上的时候,碰到了大老板的左肩膀。大老板本能地活过头来看了一下,脸上立马挂上微笑,表示没关系。大师姐立刻说到:“哎哟!看我!喝多了~”她随手扶着嫂子的肩膀,滑落到座位上,接着说:“赵老师,您见过这个师姐么?他是老G同学的爱人呀。”大老板在大师姐出去敬酒的时候,已经被另一桌的其他弟子轮番给闷了好几杯,现在脑子有点像过电影一样,他半转过身来说:“见过,见过的!只是一起吃饭还是第一次吧?”他为了表示自己没有慢待嫂子,故意最后问了这一句。嫂子没喝酒,声音不像其他喝了酒的人那么高,她恭敬的回答大老板:“是的,第一次呢!一直想拜访您呢!”大师姐呵呵笑着说:“你家老公天天拜,你就别跟着捣乱了。是不是赵老师。”大师姐说话一直带着“赵老师”三个字,这对不拍马屁的她来讲,从没有过的。

“哎,你们结婚几年了?”大师姐继续揪住嫂子。等嫂子回答两年之后,大师姐突然捡了金子似的喊道:“哎呀,我发现个规律,可以写论文了!咱三个,结婚早的毕业晚呀!”她一边说一边望着大师兄和二老板。嫂子似乎也明白了:“是啊?真的哟!小G,咱离婚!离了你就可以答辩了!”大家哈哈笑起来了,大老板也笑了,可是笑容却收不回来而僵住了。大师兄似乎醉了,他听到老婆提自己毕业的事,心情不太好。他回应道:“跟结婚有屁关系啊!毕业靠论文啊!”他放下酒杯,手一拍桌子,喊道:“你们那什么规律?真的规律是一篇论文按期毕业,两篇论文延期半年,我三篇论文还没毕业!赵老师!哎,赵老师!”他看大老板愣在那里喊了两声,接着说:“您要是明年夏天之前允许我毕业,这规律还算不错啊!我也不用离婚了啊!”大师兄脸通红了。两桌人都哈哈地笑个不停,看他耍酒疯。

大老板在大家笑完之后,又多笑了几声,他指着大师兄说:“早安排你明年夏天之前答辩呢!听你讲这规律,我倒想改主意了!”他这一说,大师兄傻住了。这是真话,还是玩笑?嫂子也被这突然地话镇在那里。他们想毕业地事情想太多了,这半真半假的话对他们来说也有重重地震撼力。正当这夫妻俩不知所措地时候,大师姐说:“老~G~,你还不把自己杯子添满?快敬赵老师一杯啊!明年~夏天~喝你庆功酒!”没有人其他人附和,只有大姐夫拿起玻璃酒壶给大师兄倒满酒,说声“来~吧~”。大师兄手忙脚乱的站起来,端着酒走到大老板身旁,恭敬地说:“郑老师,多谢您!”大老板一饮而尽,拍拍大师兄后背。

大师兄这满满一杯酒下肚,真的醉了。他的耳朵渐渐蒙上一层纸,听不清楚旁人的对话。他也没有因为自己毕业的事情有了眉目而狂喜,而是在想素来没有交集的大姐夫刚才给自己倒酒的事情。他觉得大姐夫不像大师姐说得那样像自己,他比自己优秀得多。同样的少言寡语,大姐夫那是沉稳,自己则是木讷。没醉酒的大师兄那会心思这么细腻?他肯定是醉了!

另外一桌的师弟师妹们说话都是小声的,他们桌上的菜快扫空了。大师姐望了一眼,超自己老公挑了一下眼睛。大姐夫外头给服务员说:“添几个菜吧!”大老板说:“只给那桌添吧,这桌剩很多。”大老板知道这饭钱是大师姐出,自己当年也是这么过来的,了解。让自己都意外的是,他没有因为几个弟子合伙逼宫而恼怒,反而有点如释重负的感觉。

喝了酒的人,相貌变丑陋,呼吸变浑浊,性情却变纯真了。


去评论一下吧!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