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四)喜相聚伤离别

2016-09-29

嫂子去医院验血了,结果是确实怀孕了。医生给开了很多叶酸说:“备孕的时候没吃现在多吃些。”叶酸吃上了,可后面该做什么嫂子不清楚,大师兄更不知道。嫂子经常给她大姐打电话问这问那。嫂子和大师兄商量着等寒假回家过年之后,嫂子就呆在老家父母家里。大姐也在老家,住在父母邻村,答应过来帮忙。


结婚后的这两年来,嫂子一直和大师兄租住在这个老旧的一室一厅。嫂子以前在另一个城市读硕士,三年的异地恋使他们意识到了相聚的珍贵。嫂子硕士毕业的时候毫不犹豫的放弃了留在她原来城市的所有机会,在办完离校手续的当晚就匆匆的乘火车来到了师兄这里。嫂子来的时候,工作还没找到。但是她决定大师兄毕业之前只在这个城市里找工作。她限制了自己的地域范围的同时,也不可避免的放弃了高薪的工作和富足的生活。她和大师兄都觉得这一切值得。


这次嫂子年后呆在老家的决定或多或少的让两个人心里增添了一份沉重。这是元旦之前的最后一个周末,大师兄坐在窗前用他和嫂子共用的笔记本电脑敲着论文。他写上几句话就停一停看看窗外。外面的天阴阴沉沉的,偶尔悉悉簌簌的飘几片碎碎的雪花。远处临时搭起来窝棚买烟花围着七八个人挑选着。他不是不知道怎么写,而是因为他的心很难沉静下来。每年元旦的时候,过年的味道渐渐的随着着雪花飘进空气里,科研的理想渐渐的从这些在外求学的年轻人的心里面消散,家乡亲人的影子在他们的脑海里反复游荡。对寒假的期盼,并没有随着年龄的增加而有任何的消减。可是今年,大师兄的心里却有点和往年不一样。寒假之后,他将独自一人坐火车重新回到这里。寒假之后,他将开始在茫茫人世间寻找一个能让他和他的家人衣食无忧的工作。寒假之后,他需要为成为一名父亲做好一切准备。这时候他觉得正在写的这篇论文对他的未来有任何的帮助。


正当他胡思乱想的时候,小样儿打来电话。小样儿问大师兄能不能跟嫂子商量下,借客厅给来访女朋友菲菲住几天。小样儿上次墙报得了奖,原本冬天去看女朋友,不知道为什么一直没去。大师兄电话里问:“怎么没找小师妹?”小样儿没回答。大师兄不是往小师妹那里推,他只是好奇的随口一问。小师妹那里是最理想的住处,这毋庸置疑的。嫂子自然是不反对这件事,她和大师兄把卧室让出来给了小样儿女朋友菲菲。一个女生住客厅不太方便。


菲菲每天和小样儿早出晚归,每次回来和嫂子聊一小会儿家常便回到卧室睡觉。那天,嫂子问菲菲:“你这次要等小样儿一起回老家过年?要见公婆喽?”菲菲听了这话脸红起来,说:“本来是约好的”,她看着地的眼睛有些闪烁。嫂子静静等了一会儿,见菲菲没有要继续说的意思,便没再追问。大师兄自己盯着电脑,听两个女生聊天聊到没动静,便插话:“小样儿也是的,送过来还跑回宿舍!直接住这里算了,这卧室菲菲一个人住太浪费~”他觉得自己开个玩笑,明天那小样儿知道了就留这里住了。嫂子回头狠狠的瞪大师兄,大师兄根本没看见。


第二天早上,菲菲很早起床出去了,她傍晚的时候回来进收拾了行李箱说:“师姐,我要回去了,这几天谢谢你们了。”嫂子吃惊的过去跟菲菲招呼,见菲菲脸色很疲惫的样子。菲菲要走,嫂子没有多问。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她知道结局。这样的结局在这个小小的圈子里太多太多。嫂子喊来大师兄嘱托道:“送师妹到火车站,看着她进了站再回来。就干活,啥也别问!”大师兄刚到嘴边的问题被堵回去了,只是照办。


发生在浮躁的春季,结束在湿冷的冬季。爱情就像一棵苗,细心的呵护敌不过日光的冷暖。菲菲痛苦因为她以为爱必永远。


去评论一下吧!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