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五)今年谁表演

2016-09-30

离元旦还有一个周的时候,每年一度的元旦晚会进入了筹备期。小样儿代表课题组去开会,听系里管研究生的老师宣讲元旦茶话会的安排小样儿带回来的通知要求每个组的研究生准备一个节目。这个都不奇怪了,每年都是一个提前安排动员,每年都带回来一个通知,每年的通知都是要求准备一个节目。


去年小师妹表演的节目,是她来组里半年的时候。这一切都源于小师妹接的一个电话,电话那头说要组里来一个人开会。小师妹把比自己资历高的师兄师姐都问了一遍,都没有人要去。这样自然排到她自己了,她去带回来的通知也没人关注。小师妹这时候才发现大家对晚会根本不感兴趣,这让本科刚毕业半年的她有点意外。这她这意外对大师兄来讲都在情理之中,这显然就是小朋友和大人之间的差异。


去年的小师妹就被大家聋哑状的冷暴力所屈服了,她代表了师兄师姐和同级的大样儿和小样儿自导自演的唱了一首歌。当然,小师妹的屈服在一定程度上有她自己的因素,她觉得这件事情挺有趣的。小师妹唯一不情愿的是没有人和她一起作伴。


今年小样儿接到了这个电话,他没挨个征求意见,直接按照时间去开了动员会。他把带回来的通知往门上一贴,喊了一嗓子:“哎,有通知啊!元旦福利!”包括小范在内的那三个新生都嗖得跑去看,除此以外的所有人都哈哈大笑起来。大师兄说:“小样儿,你太坏了。”大师兄留意到小样儿最近变得幽默了很多,以前小样儿可是比大样儿闷一些。


小样儿见那三个人在研究通知内容,趁机喊道:“正好轮到你们三人表演了。去年我们,今年轮到你们了。”这我们你们的是指同年级吧。小师妹委屈的说:“什么我们啊?去年是我自己好吧?今年你们所有男生一起表演给我自己看!”三个一年级男生嘻嘻笑着看他两个斗嘴,谁也不支声。二老板坐在大样儿的座位上跟大样儿一起看实验数据,他忍不住插话道:“小样儿,我看啊,把小师妹和你这段到台上表演一下就够好。”“啊?哪段?”小样儿开始没明白,随着恍然大悟:“哦,可饶了我吧!”二老板说:“我可认真说的啊,这个节目不错,小师妹又有表演经验,你就从了吧。”他说完,坐直了身体。小师妹和小样儿准备就范了。这时候小范说:“其实我们三个也可以参与啊,我觉得挺有意思的,是吧?”小师妹嘻嘻的笑,她看到了去年的自己。其实,做这个事情确实挺有意思的,只是有些时候很多人被学业的压力干扰了思维。


就这样,一年级的三个小伙子和二年级的这两个师兄师姐组成了晚会节目筹备小组。他们秘密排练了一个浓缩版的舞台剧《白毛女》。让所有人意外的是,小样儿表演白毛女,小师妹演他爹!那具体演的什么?大师兄不忍心去描述。反正下面观众笑的人仰马翻。他们的节目在最后观众投票中竟然得了第一名,拿到了一个大大礼包。这让那些自认为唱功很好的“专业歌手”很愤愤不平。


大师兄坐在观众席纳闷,那小样儿不是疯了吧?刚刚和女朋友分手,还能这么开心的表演节目,丝毫看不出失恋的痛苦。大师兄怀疑,是不是只有自己这么容易伤感?


去评论一下吧!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