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九)准备回家

2016-10-15

汇报结束了,这感觉就像本科生完成了最后一门考试。这个感觉当然不需要浪时间来描述。大师计划汇报完的第二天回家,票是早早就买好了的。以前都是买座票,这次因为嫂子怀孕了,他和嫂子都买了卧铺票。他们运气好,买到了两个相邻的下铺。


回家的前一天晚上,大师兄和嫂子在家收拾行李。有人敲门的时候,大师兄吃了一惊,因为这几年来这门就只有收水费的来敲,而现在又不是时候。大师兄开门的时候,嫂子在里屋放下手里正收拾的衣服听着门口的声音。她也许纳闷是谁来了,也许还担心大师兄的安全。大师兄开了门,就长长的“啊”了一声,他那张开的嘴没再合上。站在门外的人是大师姐,她手里提着和一个大大的袋子。大师姐脸色比以前红润了很多,不知道是不是这过年的气息把她熏陶的。她就站在门外,乐呵呵的看着大师兄犯傻,就好象她很喜欢看别人笑话。嫂子在里屋听见自己老公开门后“啊”了那一声就没动静了,慌忙跑出来看。她一边跑还一边喊着“谁呀这是?”


“嫂子,是我!”大师姐在门外喊,“你家看门的不让进!”喊得时候夸张的歪着头往屋里瞧,然后就“嘻嘻”的笑起来。大师兄一边往后退表示让进门,一边说:“你咋这时候来了?还以为是谁呢!”大师兄说完又觉得自己的辩解太无力了。嫂子夸张的白了大师兄一眼说:“开个门你一惊一乍的,还以为来歹徒把你给砍了!”


于是收拾行李的任务落到了大师兄的手里,嫂子和大师姐做客厅里窗边聊天。大师兄草草收拾完行李,过来听两个女生说说笑笑两个小时,直到大师姐的手机响。大师姐站起来说:“该走了,他在下面等我呢。”大师姐要出门的时候转过头来说:“老G,你真识趣,知道我是来看嫂子的,乖乖听着不插话。”她说完嘻嘻的走了。


嫂子回到客厅祝嘱咐大师兄把大师姐带来的东西放包里,那是给未来小宝宝的礼物。嫂子说:“过年回来别忘了带点东西。”她思索了一会儿又说:“也不知道带什么好。”大师兄就“哦哦”的答应着,他没觉得要这么早想这个。他发愁第二天坐火车,老婆晕车了怎么办。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