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踏上回家的路

2016-10-19

研究生时期的旅途,往往是一生中最辛苦的,也是最充满乐趣的。辛苦是因为研究生时期的微薄补助和同龄人的靠工作得来的工资相比差太远太远。有人会觉得,咱不攀比行不?大师兄的生活经历告诉你,行。但是除你之外的所有人都在比。这个世界就是一个竞争的世界,世界上的人们日复一日的在比较着。更熟悉一点的词叫做市场。


大师兄六点就起来准备了早饭,装在饭盒里。嫂子最后检查了一下随身带的东西。他们两个人早早到了公交车站点去,希望赶在上班高峰期之前赶公交去火车站。公交车空空的,只有七八个人。他们大多抱着背包在胸前,脚边也都放着各种形状的行李箱。他们都是和大师兄这样早早赶火车回老家的人。他们当中有干干瘦瘦一个小伙子提着包装精美的礼品,红色的礼品袋子在众多蓝色黑色的行李堆中格外醒目。大师兄特意的看看小伙子旁边的姑娘,看到的是白净稚嫩的脸庞和略带惶恐和期待的眼神。大师兄知道,这是要去见公婆的。公交车还没到站的时候,车上的乘客便开始蠢蠢欲动了。有几个健壮黝黑的年轻人已经站起来背上自己大大的包裹,然后提上各自的超市袋子。这几个年轻人的脸上丝毫看不出其他人那样因为早起带来的倦容。相反,他们脸上满是兴奋和期待,像个小学生要春游那般。公交车终于停了,人们争先恐后的下车。大师兄拍拍嫂子的肩膀说:“等下吧。还行?”嫂子点点头,手里握紧了自己的包。


大师兄和嫂子排队安检进站,找了候车室里靠边的座位。大师兄摆好行李来嫂子身边坐下的时候,见到一同乘公交车的那几个壮小伙儿在一个领头的嚷嚷声“这儿这儿”的引导下也进了同一个候车室。嫂子觉得大师兄的行李箱放的位置远了点,她欠身要去拉。大师兄突然回过神来啊说:“搁那吧,怕啥?”然后他从包里拿出还没凉的早饭递给嫂子,问了一句:“能吃么?”嫂子是晕车的,加上怀孕身体不适,公交车上半个小时的车程足够她把早饭全部吐出来的,每次坐火车都是带饭到了车站再吃。那几个壮小伙中有也个似乎也留意到了大师兄夫妻两个人,往这边多看了两眼。


吃过自带的早饭之后,大师兄和嫂子就在这一会儿飘方便面味一会儿飘厕所味的候车室里坐等了足足两个小时。候车室的人们大多沉默着,只有那些孩子兴奋得叫着嚷着要把买好的零食物挨个打开吃一口。乖巧的孩子则坐在大人的旁边四处张望着。大师兄坐在人群中和嫂子闲聊着那些说了几十遍的八卦,他偶尔的也去瞟几眼来来往往的人。大师兄突然想到平时融化在这个城市里的人,原来这么多都不属于这里。或许他们中有几个会是自己邻村的某个亲戚,因为他的耳朵断断续续的捕捉到一点乡音。这让大师兄感觉自己像是已经回到了家乡,像是走过那检票口便能看到父母期盼张望的身影。记忆中的家乡和家人重新占满了大师兄的脑海。大师兄完全忘却了实验室里的一切人和事,那些仿佛只是昨夜梦里的。


候车室渐渐变得拥挤起来,检票口附近突然出现的骚动打断了大师兄的思绪。大家提前半个小时就开始排起了队,大师兄把不知何时睡着的嫂子叫起来一起走向队伍的尾端。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