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一)眉毛弯弯

2016-10-22

从检票口到卧铺车厢的路像竞走赛道一般。比赛的终点上大家都气喘吁吁的网卧铺地下塞着行李箱。嫂子上了车就躺下了,车还没开,她就感觉晕车了。这种感觉不晕车的人是无法理解的,这就像大师兄一个到考试就发烧的小学同学。


火车开起来的时候已经接近中午了,列车员推着送餐车吆喝着“盒饭”。买盒饭的人寥寥无几,但这盒饭的吆喝声却提醒着大家该吃饭了。大师兄没有动,他知道嫂子不想吃,而他自己也没什么胃口。倒是卧铺车走廊小桌旁作者的一胖一瘦中年男子兴奋的响应了列车长员的吆喝。他们合作着从包里拿出了各式包装的茶叶蛋卤猪蹄酱鸡腿。最后,胖胖的男子拿出来一瓶白酒,他一边抽出白酒一边自言自语说着:“哎呦,等好久了,每天就等着喝上几口儿。这坐火车要是没了酒就难熬咯。”在大师兄眼里,这两人必定是走南闯北的人,很可能是某国企公司的销售。大师兄自认为相人很准的。


正当大师兄感兴趣的话打量着这两人的时候,胖子抬起头来看了他一眼,随后晃了一下手里的酒瓶说:“小伙子,一起来点儿?”大师兄有点不好意思的摇摇头,仿佛偷偷看一个漂亮姑娘被人家发现了一样。“媳妇儿晕车啊?”那胖子接着跟大师兄聊着。大师兄奇怪的是,这胖子从上了车这半个小时没有说过一句话,而这酒瓶一抽出来,就突然成了话痨。大师兄更奇怪的是,和他同行的瘦子就影子一样,自顾自的在那小桌摆上两个小杯子,等着胖子拧开酒瓶盖倒酒。胖子呢,嘴巴说着,手上不急不慢。他从拿出酒那一刻就已经开始享受醉意了。


胖子边倒酒,边跟大师兄继续说着话,根本不理对面的瘦子。他问大师兄:“还读书啊?研究什吧?研究啥的?”他滋滋的喝了一口酒,然后说道:“看没?他和你一样也是个读书人,也研究生毕业啊!现在这样!”胖子边吃边说,一字一顿。大师兄好奇起来,他纳闷自己从没回答自己读研究生,可那胖子却这么肯定。大事大师兄的注意力迅速被胖子的话吸引到了瘦子身上。瘦子还是一言不发,嘴里慢吞吞的吃着东西,酒却喝的大口。远不是胖子那样爽快且享受的样子。


大师兄这时候才突然觉得想聊天了,他问胖子:“你怎么知道我读研究生?”胖子大笑起来:“哈哈哈。我会相人,会算命。不管什么人,我看一眼,就知道,他的过去和未来。”胖子很愿意说,但绝对不耽误吃。他又看看瘦子,对他说:“你呀,慢点喝。喝酒,喝的是这感觉!不求醉,求的是辣口不辣心!教了你十年了!”胖子说到这里,眼神有那么一丝丝的软,像是一个兄长训斥完小弟又不想言语伤他。他转过身继续对大师兄说:“你呀,好人。在家听媳妇的,在学校听老师的,将来工作听领导的。”大师兄觉得他说得很对,但又怀疑他这无非是算命先生一样的模糊话。他没等胖子继续说下去,反问胖子:“你是做什么的?不会就算命吧?”胖子不说话,只看看周围围过来凑热闹的另外几个人。他又喝了一口,放下手里的猪蹄,对大师兄说:“不必说我,我送你几句话。认真听!你眉毛太弯,心地太善,难成大事。”胖子说完,继续喝他的酒了。旁边有个小伙子嘻嘻笑着说“给我算算呗”,胖子全然不理。


大师兄被他吓住了,不是因为话里的内容,而是胖子突然严肃的眼神。大师兄没有像求签问挂的人那样去求他给想个法子,大师兄做科研的,怎会信命?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