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四)梦想渐行渐远

2016-11-29

春节过后,大师兄陪嫂子一起回娘家拜年。早上离开自己老家和家里的父母的那瞬间像是大师兄寒假的结束。大师兄和嫂子家相隔一天的路程,这对晕车刚刚好的嫂子是个极大的心理考验。早上刚刚起床,她就提前有晕车的感觉了。大师兄在嫂子娘家待了几天,每天都是坐上宾客,每天都是烟酒鱼肉。这让平平淡淡了一整年的大师兄感觉像是去了远方旅游挥霍。这几天是真正的放松身心的。这让他暂时忘记了学业,忘记了工作,仿佛这寂静的乡间小道和热闹的宴席就是他一生的追求。


然而,大师兄还是按计划早早的独自一人返回到了学校。又是一路的舟车劳顿过后,大师兄回到了那个城市里租住了几年的小屋。在进屋一刹那间,大师兄眼前整个世界安静了下来。年前对亲人的期盼,团聚的喜悦和行程中的喧闹瞬间消失了。大师兄打开窗户透透气,被暖气烘烤半个月封闭小屋里的空气有些浑浊。大师兄没有跑到里面的房间躲避冷风,相反他却坐在窗户旁边,任凭冷风吹着。他不是喜欢这了冷风,他喜欢的是窗外这嘈杂的车声人声,还有偶尔的爆竹声。平日里讨厌的噪音却在这个时候提醒着大师兄刚刚过去的这春节假期的真实性。这让他半小时后关窗户的动作变得缓慢和迟疑,仿佛这摇摇欲坠的窗户就能将他与这个世界隔离。


窗的外面是梦境,窗里的小空间才是现实世界。当屋里的温度慢慢升起来了,大师兄就懒懒躺在床上脑袋放空着。已经是晚饭时间,他却不觉得饿;他只是有点口渴,却懒得起身去拿水。他就这样躺着,看着对面楼上人家逐个亮起灯光。


突然的敲门声惊醒了大师兄,他这才发现自己不知不觉睡着了。大师兄坐起来晃晃头使自己清醒过来,他不确定敲门声是不是梦里的。直到敲门声第二次又响起来,大师兄才慌忙站起来跑到门口。他没有直接开门,而是先从猫眼往外看,他觉得自己刚回来就有人敲门有点奇怪。大师兄认识门外站着的两个人,但是他没想到他们会来。大师兄打开门,门外站着的大师姐和大姐夫就同时舒了一口气。大师兄很吃惊的“啊”了一声,让开路让大师姐和大姐夫进来。大师姐一边进门一边说:“快给嫂子打电话啊,她急死了,以为你丢了。”大师兄如梦方醒,迅速打电话报平安。


等大师兄打完电话,屋里的三个人才客套的拜年问好。大姐夫问:“今年毕业了,有什么打算?”大师兄被这么一问,竟然不知道怎么回答,他脑子里确确实实没有答案。大师姐说:“哎,先别说这些了。老G,你吃饭了吗?”大师兄并没有把头转向大师姐,就回应了一句“还没”,他还在继续想着大姐夫的问题。大师兄的确计划利用寒假想一下未来的规划,打回到老家的那一刻,他就完全把这件事抛在脑后了。直到几分钟前,大姐夫把他拖回现实世界里。这曾经占据他脑海大半空间的问题再次回到了原有的位置。大师姐再一次把大师兄从他等思考中拉回来,说:“走吧,一起去家里吃饭刚做好,就被你老婆赶出来寻你。正好一起吃吧!”大师兄觉得不应该去打扰的,但是他却答应了。过了一个年之后,大师兄的思维明显的跟不上这个城市里的节奏。临走之前,他突然想起嫂子给大师姐买的礼物,便手忙脚乱的翻找出来提在手里,追出门去。


梦想慢慢变模糊,并不是她渐行渐远,而是你已经将它她忘记。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