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六)追寻梦境

2016-12-06

不知道是因为返程累了还是醉酒,大师兄起床比较晚。他这一夜很多梦,根本没有睡沉。他梦见自己和嫂子在满山黄叶的森林里散步,羊肠小道的两侧尽是白色的野花。这个景色是大师兄在现实生活里从来没有见到过的。大师兄的家乡没有森林,这个城市里没有黄叶。早上起床后并没有去回忆这个梦,而是匆匆的跑到那个被称作实验室的办公室他不想新年第一天上班就迟到。他到了办公室才发现尽管很晚来自己却是第一个来的。大师兄一个人坐在寂静的办公室里,突然想起了每年不都是这个状况吗?明年的今天会不会还是这个样子?

大师兄趁这个时间给嫂子打了个电话,他说:“哎,那个,我不想留校,想出国。”嫂子就淡淡的回了一句“随你了”。这么简单的回答,让大师兄有点抓不住头脑。他觉得用电话和老婆交谈,有点怪怪的。他根本看不到嫂子的表情,不知道这简短的回答背后有没有沮丧或者担忧的表情。总之,这淡淡的回答和他自己所期盼的鼓励和激动的语句相差太大。大师兄接着说:“你怎么了?你希望我留校么?”嫂子在电话那头噗嗤的笑了:“还是老毛病,想那么多干啥?想去哪就去哪啊!不行再回来。”大师兄似乎习惯嫂子这样的回答,但是他还是不放心的问了一句:“那你呢?”啊!你不要我跟你去啦?不要我了我就不去!”嫂子大惊小怪起来,这让大师兄觉得自己的问题有点多余可笑。嫂子接着说:“抓紧时间找位置吧,别想些没用的!老爷们痛快点。不跟你说了,我忙。”嫂子急匆匆挂断了电话,大师兄从电话里杂音知道,今天是村里赶大集日子,嫂子的嫂子们来找她一起赶集去。

大师兄挂断电话之后,舒了一口气,他突然觉得轻松起来,虽然还没找到出国的位置,他已经为自己的决定感到高兴。他竟然没有因为自己选择了一条艰辛的路而感到担忧。大师兄给大老板发了一封邮件,表明了自己的选择。他不想去面对面的说,他在邮件里把自己想说的话都说了,去了老板那里,他怎么会有机会说这么多?

办公室里陆续的来人了,大家围在一起聊着寒假里家乡的趣闻,吃着彼此带来的特产,品味着残存在齿间的新年的味道。不知不觉的,故乡渐渐从眼前消散,父母的身影悄悄溜进心底。这些年轻人们又变回了一个个学子,一个个给老师叫老板的研究生。他们将再次在宿舍和实验室之间奔波着,寻觅未来。大师兄也是的。


上一篇:无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